光泽县华桥乡牛田村:邀你入个群,在外照样理村事

2019-07-17 09:47:07 来源: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:邱盛林 陈伟 雷红秋

习近平在2017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,“要加快健全乡村便民服务体系”,“让村民‘说事、议事、主事’,做到村里的事协商着办”。可面对“流动的村民,留守的村,人难集、会难开”的现实,怎么办?光泽县华桥乡牛田村的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:

邀你入个群,在外照样理村事

眨眼又到小孩报名上学的时候了。蔡家村民小组长期在外务工的蔡亭芳对表妹没上户口无法上学一事,忧虑一天比一天重。之前她曾趁回家探亲多次找过相关部门,都因家人长期在外缺这缺那没办下来。这次只在微信群里发一条求助信息,经村干部奔走,派出所民警就登门为她表妹上了户口,还办了《身份证》。

原来自己那么难办的事,怎么一到村里就那么顺?日前,蔡亭芳在微信里说,这是村里的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起的作用。

昔日户代表会议难主今天的事

现今的农民,多数像放飞的风筝。人走天涯,根还在老家。龚家组的张荣生每年回家过年都被家门口那段路所扫兴:窄而泥泞,车子过不了,走路两脚泥。今年春节回家却发现水泥路铺到了大门口!张荣生说,这不怪村干部,而是原来主事、议事的户代表会议开不了。铺段水泥路对一个村来说是大事。涉及征地、筹资、走向、招投标一大摊事,得开多次户代表会议才行。可现在人大多数在外省外县赚钱,会开不成,事也就办不成了。这次能铺水泥路,好在村里新出台了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。

20世纪初诞生于光泽县的“户代表会议制度”,以让基层民主广泛性比村民代表会议扩大10倍以上而闻名全国。但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推进,大量能代表一户人说话的劳力外出务工,有的甚至举家赴外省外县发展,留在老家的除了种烟户、村干部和小孩外,都是老弱病残。遇事别说开不成户代表会,即便开了也是“老人凑数,说了话不算数”。华桥乡党委书记熊星林说,按照省里“党支部要引领,群众要知道、要参与、要作主、要监督、要满意”的“六要”基层工作要求,老户代表会议已无法做到,于是牛田村想到人人都爱玩的手机和网络。

头一个提出拿“玩”来做“村”事的,是去年5月从乡里下派到牛田村任党支部第一书记的王智。他根据村情民意提出方案,经村“两委”会表决通过,紧接着就按组(片)建成了9个网络户代表工作群,由各群主按每户一名说话算数的代表邀请入群,逐步扩大参与面,使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成为跨地域、时空的“连心桥”和“六要”的实现载体。

网络户代表会议让天涯变咫尺

任何新生事物,都有一个艰难的孕育期、生产的痛苦期和成长的烦恼期。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也不例外。王智说,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试行初期,在外网络户代表的诉求、意见甚至无理取闹扎堆涌现,有的甚至说,你一来班车就停运了。如果解决不了,等孩子上学没车接送,别怪我们上访到县里市里去。王智说,当时真怀疑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是不是成矛盾聚集、发泄的窗口和村民抱团围攻村里的平台了。

幸好有乡领导和村党支部书记龚长清等党员干部作后盾。村“两委”在安慰鼓励王智的同时,连续召开了几次会议,对户代表提出的诉求列出清单逐件解决,并在“网络户代表会议”上承诺“争取短期内解决班车复通问题”。经与县乡相关部门前往江西省资溪县汽车站及交通执法等部门协商,几天后牛田至资溪县城的班车终于复通了。过后,王智说,其实那担心是多余的。

实践证明旧瓶装新酒的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,是新时代培育村民民主意识和家乡意识,激发村民参与村务决策、管理、监督热情,第一时间发现问题、及时解决问题,让全村人知家、爱乡,促进各项事业协调发展的金钥匙。王智说,自去年5月试行以来,全村除了不会玩智能手机的五保户外,其余的都入群成为网络户代表了。作为常驻各工作群的村“两委”干部之一的村党支部副书记陈小平说,自从有了“网络户代表会议”,走四方的牛田人又聚到了一起。群里天天热闹得不得了。有说村事、家事的,有相互问候的。村里有时出个讨论题,立马就会跟出许多意见和建议。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真是变天涯为咫尺了!

人在他乡亦办难事愁事不解事

牛田村是个很特别的山村。10个村民小组、306户、1326人、2200亩耕地、3。2万亩山地分布于福建省“飞出”的一个38平方公里的高山盆地里。去江西省的资溪县城只几十分钟车程。去自己的华桥乡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,去自己的光泽县城却有两个小时车程。偏远、偏僻,使这里1100多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外县、外省谋发展,留在家就200多人。

虽是人在四面八方,但根都安在一处。牛田有他们的田和山,有他们的老父老母和老宅。穷也罢,富也罢,总想和家乡说句话。这“话”里有对村务的知晓、参与和意见,还有要村里帮办户口、小孩读书、社保、出行等等难事、愁事。回家一趟千辛万苦,指尖一点瞬间见效。龚长清说,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真是打通了堵点,治好了痛点。

给村民一个明白,还村干部一个清白。是“网络户代表会议”收拢分散民心的头一个功劳。通过网络晒村务村财,解除了村民“那么多钱哪里去了”的疑问。从通报会上,村民获悉了近年来村里为弘扬牛田红色文化,培育旅游产业,建红军墓、红军广场,维修周恩来、朱德反围剿斗争前线指挥部旧址等。大家变疑问为点赞:“村干部有眼光、干得好!”

网络使原来难办和办不成的事,变成了易办和能办,是牛田全体村民真实的获得感。偏远乡村虽是“村还在、人已散”,但无论人在何方,仍离不开村级组织。不说乡愁、记忆,就说最现实的就业、婚育、小孩上学,没出生地那份证明便无从谈起。还有留家的老人,谁关照?王智说,有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就简单多了。要的材料一拍一传就搞定,老人照应委托一个人,照顾好不好,视频一看便一清二楚。

提高了办事效率,节约了行政成本,是全村干部群众对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的一致评价。龚长清以新旧户代表会议为例:原来开户代表会议,人都在四面八方,难通知,人难齐,在外代表回家还要花几天时间、几百上千元车费,还是到不齐人,结果是少数人主了多数人的事。现在选个大家有空的时段,发布一下议题,大家就可各抒己见,最后扫一下二维码就可投票表决。真是村里省钱、省事,村民省时、省钱,照样能办好事情。

采访感言:为“拿‘玩’来做‘村’事”点赞

一头是“人难集、会难开”,一头是“不知情、气不顺”。这是不少农村存在的一对急待解决的矛盾。

“痛,则不通;通,则不痛”。解决这对矛盾的突破口,可能要从找“堵”点入手。不知情当然就心里“堵”得慌。

“堵”怎么打通?户代表会议原来可行,如今人走他乡开不成了,怎么办?把人人爱玩手机现象一嵌入,“堵”便通了。

在肯定牛田村“网络户代表工作法”的同时,更要对他们拿“玩”来做“村”事点个赞。因为解决现实难题,需要责任、担当和智慧支撑的灵感。(邱盛林 陈伟 雷红秋)

[责任编辑:蒋雪娇]
内蒙古快3 江苏快3 极速快3 吉林快3 上海快3 北京快3 江西快3 江苏快3 贵州快3 江苏快3